象山石浦包船出海捕鱼【捕鱼接待】13586725349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查看: 99|回复: 0

起初以为是槐花,近了时才发现是流苏。那花如银似雪,状若流云

[复制链接]

93

主题

105

帖子

449

积分

管理员

Rank: 9Rank: 9Rank: 9

积分
449
发表于 2018-5-6 23:10:07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        有时候真心佩服中央电视台的造星能力,一台春节联欢晚会,就造就了许许多多一夜成名的明星,而近年推出的《舌尖上的中国》,更是平空降落了许多吃货的天堂。那些一夜之间名声鹊起的,又距离我们最近的,就有一个大山深处叫做“椿树沟”的小村庄。
        其实一直对这种造星造出来的人和景不太感冒,所以那个小村子成名的两年间,看到朋友圈里来来往往地不少人去了又回,但我就是一直没跟风而去。这次计划去,一是因为华说,她们电视台要录一个关于山村的片子,特别想约上几个好友一起去走走。再者刚刚和儿子参加完他学校的成人礼,心下也想以这样的相伴郊游,作为他成人礼小有仪式感的纪念吧。
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 今春的天气又是闹着玩似的任性,昨天还是初春,明天就敢让你过盛夏。好在我们适应性强啊!无论你东西南北风,俺一律阳光相对便是了。节气已近立夏,原本凉爽偏冷的春天就要过去了。甚至都没来得及好好看看那些花儿朵儿的,这会子竟然又快错过了。
        倒是道边的梧桐和红槐开得尚好,浅浅的紫、深深的红,透着洋洋的喜气。很喜欢紫色和蓝色的花朵,曾在哪本书上看到,凡这两种颜色的花,或植株或根茎或花朵,多带药性。于是,那些花朵在我的眼里,都带上了慈祥的光辉。
        因是短途,旅游大巴上没有配备音响和话筒,但这些都没有妨碍大家嗨皮的心情。先是华建了“椿树沟团”朋友圈,开始在群里抢红包,谁抢到最佳就表演。老顽童般的范范高歌一曲“草原之歌”,又在大家的一片叫好声里说了一段无配乐“山东快书”,赢得了爆棚的欢呼。一车30几人,有唱歌的,有鼓掌的,有喝彩的,有拍照的,看上去分外地其乐融融。
               一直以为“椿树沟”离临沂比较远,其实就在离临沂最近的费县与蒙阴搭界的地方。经过费县大青山革命战役纪念馆,再往北走不多远,就进入了山里。椿树沟旅游度假村绿色的指示牌,闲闲地立在乡村公路的拐角。从这个路口到《舌尖上的中国》拍摄地,还有4公里。据介绍,椿树沟村位于蒙阴县垛庄镇驻地南10公里,与费县临界,距费县大青山纪念遗址10公里,距孟良崮15公里。是黄姑庵村的一个小自然村,只有16户人家,常住人口56人。
        道边有花树开得白茫茫一片,起初以为是槐花,近了时才发现是流苏。那花如银似雪,状若流云,又仿佛月光,尤其那一段无风自飘摇的清韵,果然不辜负这“流苏”的名字。车子沿着七转八弯的山路盘旋,远处的山峦、近处的山坡,田野、树木、草丛,到处都是一片欣欣向荣的新绿。我们的车,载着我们开进了绿野仙踪里。
        山脚下显出了村庄的房屋,我们到了椿树沟的村口。因为道路太窄,大车需要停在停车场,大家下车步行进村。踏上乡间的土路,忽然感觉熟稔的亲切感拥上来,菜园、水井、田堰,一畦土豆、一架豆角、两沟韭菜,天很蓝、水很绿、阳光正好,这里,是我儿时老家的模样。我的脚步变得急切,顺着杨树茂盛的小路,真的希望能一直走到姥姥家那开满梧桐花的小院,而姥爷为我扎的秋千上,依然落满了紫色的梧桐花。
        农家
        菜园
        儿子过来挽着我的胳膊,华忙着叮嘱团里的家长和老师带好孩子,容给我们拍照,飞拎起了大家的包,范范老两口健步如飞,一切都还原成了现实的样子,我们走进了这个越来越洋气的小村里。村里的农家乐或依山、或环水、或穿竹林而建,错落有致又曲径通幽,很有大理古镇家家有水、户户有花的浪漫气息。
        在村头的贺庆中家逗留了一阵子,等着我们团里的所有人汇齐。他家的院子极轩阔,竹桥、水潭、稻草覆顶的房屋,小广场上人声喧哗,场边搭的排架上摆满了各种小物。看中了那个花布做的小老虎,儿子痛快地应承下山时给我买。心里忽然很欢喜,很有找到依靠的感觉呢。
        我们要去午餐的是“刘三哥”家,华数次夸赞他家的红烧肉做得超级好吃。刘三哥家的场地更开阔,竹篱、茅舍、石碾,还有一个大大的绿水潭。潭上吊了一排钻了孔的竹管,有水在管中流淌然后从孔中坠落,形成水帘奇观。屋后的一树洋槐和一树红槐都正盛开,红白相间,分外明媚。
        此时离午饭还早,华联系了向导,说是带我们去后山看瀑布。后山因为天旱易燃,一直在封山,今天我们算是特例。上山的入口就是一户人家的院墙缺口处,起初只是一条崎岖的小路,越往山里走,就没了路,全凭向导的感觉往前走。有时要翻过一片梯田,有时要越过一片栗林,有时候要手脚并用,有时候要互相挽扶。尤其是儿子表现得很出色,总会走在我们前面,遇到上坡或陡峭处,总是回身来把我们一个一个拉上去,这孩子果然长大了哦。
        几乎是经历了红军长征的辛苦,我们才集体来到了山间的瀑布处。果然如我所料,瀑布正是枯水期,只有壮阔的山崖默默地将我们迎候。虽然没有看到轰鸣的瀑布,但我们却可以坦然地坐在瀑布上合影留念,也是意外之喜。守护山林的护林员大叔,笑眯眯地跟着我们走了好远,大约封山时他一个人在山里,也是很寂寞的吧。回望,挥手向这些默默无闻的劳动者致敬!
               俗话说,上山容易下山难。从这种无人攀爬的山上下山更难。为了尽快回到村里,向导带着我们抄近路,下到无水的山溪沟底,再爬到对面的山坡上去。那一段陡且险的路,一想起,还是不寒而栗。前面的几位男士搭起了人桥,接应着每一个人平安翻越。那手拉手的信任,和肩并肩的扶助,感动留在每个人的心底,感念深深。
        精疲力竭地回到刘三哥家,菜和煎饼早已备好,带着烟囱的水炉里水也“吱吱”地烧开了。槐花饼、山野菜、山鸡蛋、小豆腐、老豆角、地瓜面窝头……真正的绿色、无污染、纯乡村风味。那大煎饼是玉米和豆类杂面的,米香扑鼻。当那大大的一碗红烧肉端上来时,原以为许多人都是不肯吃的,但被华鼓动着吃了一口后,就接二连三地刹不住闸了呢。真正的是肥而不腻、入口即化、绵香适口啊!酒足饭饱才体会出这个不起眼的小村,何以会入了中央电视台的法眼,因为这些藏在深山人未识的美食,才果然称得起“舌尖之上的美味”!
        饭后的时光分外悠闲,大家四散了随便转去。有的在水潭边看锦鲤和中华鲟并游,有的在美人靠上眯登,有的在吊床上、秋千上撒欢儿……我和华、容、飞起上山摘槐花去。山上的槐树并不多,偶尔几棵都是几十年的老树,花儿都开在特别高的枝桠上。我们随性地摘了两包槐花,然后就顺着山里人家的农家乐饭庄,往山的更深处去。
        山上是密密的栗子林,此时是树叶最翠绿的时候,那绿都似乎能滴下水来,空气里都满是清脆的绿意。原本的溪涧没有水,硕大的圆石清爽爽的,可坐可卧,令人心旷神怡。容的摄影水平突进,用栗子叶做前景拍的几组照片很是唯美。华说,她曾在这山里住过一晚,清新的空气、通透的山色,山溪、虫鸣、鸟啼,恍惚过上了神仙日子。
                 路遇山民,还是忍不住问了一直在心里的那个问题——为什么叫“椿树沟”?曾经这里有椿树么?回说,许多年前,这里真曾有过椿树满沟的情景,但后来改植了栗子树。大约是因为经济方面的原因吧,毕竟这栗子既可以当菜也可以当饭,还可以储存还可以卖钱。
        其实,无论椿树沟有没有椿树,又是否名满天下。这里那些被改变了命运和生活的人们,依然会在这平空而来的声名之后,不忘初心,静淡从容地生活。至于将来的将来,或许正因为有着许多的不确定,才更让人期待,更让人希望梦想成真。向着绿意深浓的椿树沟,默默祈愿:岁月静好,人生安然。椿树沟是,你是,我是,他也是。
        椿树沟
        让人流连忘返

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象山石浦包船出海捕鱼【捕鱼接待】13586725349

GMT+8, 2018-8-19 13:43 , Processed in 0.153269 second(s), 20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